《云襄传》柯梦兰竟毁掉重要文件,原因太出乎意料

毁掉文书,从此抛弃过去的自己,成为真正的自己,自由,自信,坚强。

01

柯梦兰烧掉文书这个举动,着实让我不明白。

众所周知,旧时代的三六九等分得特别清楚。

烧掉脱籍文书,不仅意味着她永远低人一等,还会阻碍她的爱情之路。

她一直想方设法要脱掉奴籍,不想对命运低头。

在得到文书的那一刻,她为何要把它烧掉呢?

难道她不想脱掉贱籍,光明正大嫁给苏鸣玉吗?

一辈子为奴为婢,她难道就没有想过以后的人生,可以自由吗?

PART.

02

柯梦兰的身世背景剧中一直没有详说。

在剧中有个场景是这样的。

母亲因是罪臣家眷的身份被处死,柯梦兰因年龄小,长得有点姿色,被人辗转卖到了连升坊。

母亲在临时之际,拉着她的手对她说,一定要脱掉奴籍,要记得自己姓顾。

为这个执念,她努力了很多年。

就是为了把奴籍脱掉,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。

对于柯梦兰来说,脱掉贱籍,得到自由是她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她的前半生,脱籍入良是她一生所求。

皇商丝绸之家苏家的大少爷苏鸣玉,对柯梦兰一见钟情。

苏鸣玉虽然出身于商人世家,却从来没有低看过柯梦兰一眼。

闻聪跟唐家斗法失败,导致连升坊被拍卖。

苏鸣玉为了心爱之人,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参与竞拍连升坊。

可惜,资金不够,只能选择跟云襄合作,一起拍下连升坊。

柯梦兰知道苏鸣玉志不在行商,但为了她,真心真意学习商业之道。

她也知道苏鸣玉心仪于她,但碍于自己是贱奴之身,一直都是疏而远之。

摆脱贱籍,除了是母亲的嘱咐之外,更重要的是,她想要堂堂正正跟苏鸣玉恋爱。

无论是对爱情,还是对自己的人生规划,她都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知。

贱籍身份,让她自卑;钟情之人的信任,让她敢爱却不敢近之。

在得到文书的那一刻,她解脱了。

她问苏鸣玉,“公子可曾介意过我是贱籍还是良籍?”

苏鸣玉回答她,从来不曾。

她说,“它是一道枷锁,而如今你我之间,它什么都不是。我若自卑自贱,即便我转入良籍,我也难逃罪臣之女的身份。”

在烧掉文书的那一刻,她是自由的,也是坚定的。

一道文书,把她牢牢禁锢住在一个自卑的牢笼中,不得见天日,没有尊严地活着,一日复一日。

烧掉文书对于她来说,等于把自己跟过去的一切划清界限,抛弃从前的自卑。

从此,她要为自己活着,要为值得的人活得更加自信精彩。

PART.

03

为牵掣住柯梦兰,唐笑不仅暗中拿了她的脱籍文书,还给天胡下了噬心散,成了他的傀儡。

天胡成了唐笑操控的棋子。

看着被药物折磨的痛苦不堪的天胡,她的心摇摆了。

为了得到解药,她背叛云襄和苏鸣玉,修改了连升坊的流水账目。

不过,舒亚男及时发现天胡的不对劲,还制服了疯癫的她。

云襄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,以退为进,巧中取胜唐笑。

他用条件交换,换回来了金十两,同时用七万俩换回柯梦兰的脱籍文书。

所有人都在为对抗唐笑做努力,只有她是一个背叛者。

她挣扎着想要救天胡,又想靠自己的能力拿到文书,但她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,受制于他人。

最终,她还是为了天胡,为了一纸文书,背叛连升坊,背叛云襄等人。

在拿到文书的那一刻,她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,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忏悔。

一纸文书,差点让她失去最爱的人,也差点让她失去最重要的朋友

文书的存在,就如一把刀刃,时时刻刻提醒着她,曾经为了一己之私,背叛爱人,背叛朋友。

困住她的一直都是这一纸文书,现在她有爱人、姐妹、朋友,贱籍已经不再重要了。

烧掉文书,等于放过自己,也过下过去,只往前看。

PART.

04

柯梦兰被文书困了这么多年,骨子里藏着的自卑,让她痛苦。

为了脱籍,她甚至选择放弃自己的爱人,背叛朋友,站在敌对方。

她很痛苦,但是她想要把自己多年的枷锁,割掉,砍掉。

正如云襄所说:“可能对于柯梦兰来说,能够脱离贱籍,就是她毕生的愿望,也是她心中的那道光。”

脱籍文书对柯梦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一纸文书意味着她可以摆脱贱籍,成为良民,可以光明正大结婚生子,风风光光进苏家大门。

毁掉文书,从此抛弃过去的自己,成为真正的自己,自由,自信,坚强。

其实,这一刻,她才真正挣脱世俗,活出自我。

THE END
责任编辑:影视时光
影视时光欢迎各方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要严格注明来源:影视时光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info@dianyinginfo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相关阅读

栏目精选